贵州bet36体育平台_bet36 无法登陆 解决_淮北天气bet36线育在体衣价格交流组

[营山微小说] 乡下的野菊花(小说二篇)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? ? ? ? ? ? ? ? ??

欢迎关注 ?欢迎赐稿!

投稿邮箱:781884064@qq.com

主编:晏良华


声明:本平台为纸刊《营山文学》的选稿平台,投稿作品均视为同意在本平台发布



?


乡下的野菊花


? ? ??

????

? ? 扈家庄到处都是团团簇簇的野菊花,白色的,黄色的,紫色的,逼仄在田埂、路旁、篱边。

????村里年轻人不稀罕这种花,不懂得李易安的“满地黄花堆积”。这些花,灿灿烂烂,都留给了村里的老人。

????这个村,三面环水,只一条路通向外边。村里年轻力壮的一个个踏着这条开满野菊花的路走了出去,只有星期天或者过年才回来。平日里,村子里都是老人和孩子。村里少了年青力壮的,就仿佛缺少荷尔蒙,阳刚不足,少了一种朝气。

老人们在村子里出出进进,总觉得他们有点虚弱、慵懒。打着哈欠,咳嗽着,迈着悠慢的脚步。他们起身倒是特别早,天刚亮,大门便开了,早早烧早饭,让孩子吃了上学。好多人家还烧土灶,屋顶上的烟囱冒着袅袅炊烟。家里都有自来水,还是到村前河边汲水、洗菜、洗衣服。一块废弃的砂石磨盘,它做码头的年数久了,村里的老人小时候都裸着身子在磨盘下摸过螺蛳。

????村子没什么特别,远视近看,不管从什么角度都是老样子。树,还是那几株;屋,还是那几排。天空的鸟雀,地上的家畜,一条小河,一座石桥,一片农田,几亩菜地,仍然有着当年的闲适和随便。

????扈家庄无有史载,村里老人说,一代一代,有了多少代,不清楚了。只要去村后看一看老坟地,那里有光绪、宣统年间的坟丘和墓碑。

????村里的房子,有平房,有二层楼的,门挨着门,许多人家房子都砌了多年,大门旧了。只有到大年三十贴上春联,红彤彤的,才显出一派生机。老奶奶们喜欢坐在自家门檐下。扈二婶也坐在自家门前,她六十来岁,稍胖,穿卡其布的上衣,黑围裙,花袖套。手里总有干不完的活,屁股下那小竹椅,吱吱嘎嘎。扈二婶的头发和脸庞,这几年与日晒雨打的春联一样,一天一天变得苍白惨淡起来。

????村子里有很多狗,二婶家的一条黑狗,瘦瘦的,整天在二婶脚前脚后,去河边跟着,下田去也跟着。这天午后,暖暖的太阳照着,它趴在门口,望着天,忽然疯了起来,追着几只鸡,鸡又飞又叫,二婶忙放下簸箕,拿一根竹竿追过去,呵嘘呵嘘,瘟狗,吓了我的鸡,几天不下蛋。狗被赶走了,鸡领着回来,一番小孙子又跌在门口,忙搀了起来:都是狗狗不好,别哭别哭,你爸跌了不哭,虎宝跌了也不哭,奶奶搀你起来,搀大了就好,就自己会进城去了。

????村里人过去都种田,很少外出营生,如今儿女们都出去了,田地被征用,城市变了前线,这里成了后方。村里老人对此倒也达观,他们希望儿女们出去闯荡,自己留在乡下,帮他们分担艰辛。

????也别说这些狗,和鸡呀猫呀闹着玩,它们跟老人也闲着没有事,不是在主人身后摇尾巴,便是在门口望着天,再就是在墙基树根嗅来嗅去,不停跷起一条腿撒尿。这些狗也变得温顺起来,不再张牙獠齿追着生人吠,烈性少了,见了陌生人也不管闲事。

????二婶踏着晨露从自留地摘来一竹篮菜,茄子、辣椒、青菜,鲜嫩鲜嫩的。二婶将菜篮子放在门口,换了鞋,顺手将篱笆旁边剪下的野菊花插在瓶子里:“老头子,你来闻闻,这花真香。”老头子说:“别啰嗦了,老了,还闻什么香不香。”

????每一种花都有它自己的世界,这寻常的野菊花乡土气,瓣小,拥簇成团,不用施肥治虫,开的时间很长,难怪二婶这么喜欢。

????村里,也不都是野花野菜装扮生活,也有现代生活长河里的一些浪花。村口有家小店,过去卖针头线脑、牙膏火柴,现在也卖啤酒可乐、口香糖、碟片、电动玩具。店主与时俱进,新添两台自动麻将机,起初,村里老人们不会使,后来一学就会。老人一尝到如此时尚生活,便乐此不疲。二婶也叫老头子去,老头子怕输钱,一次也没去过:如果在正月里,或者村里有婚丧喜庆,店主便向老主顾打招呼,要他们歇两天,让让档,新顾客留下的“头钱”,不是一桌十元,而是五十元、一百元。

????很多入不把乡下老人放在眼里,唯独商家,从早年的三株口服液,到鹿龟酒、脑白金、富硒康,商家不失这块阵地,把横幅挂在村口,广告刷在墙上:逢年过节,儿女回来孝敬老人的也就是这些东西。老人们谈家常,津津乐道,可能就是这些保健品的功效。

????二婶隔壁有个单身老汉,姓王,八十多岁了,耳背得很,村里人都叫他王聋子,王聋子的儿子媳妇死了,只有一个孙子在广州打工。黄昏时分,他来到二婶家,不进门,在门口喘着气对二婶喊话:??“如果明天不见我开大门,麻烦你过来看一下,要是走了的话。”打电话告诉我孙子。”二婶厌他啰嗦:“你死不了,门不开,会去看的,你孙子的电话我晓得,你回家睡觉吧。”次日一大早,王聋子的门开得比谁家都早,到傍晚,他还是到二婶家交待那几句话。

????王聋子右边的三间平房,是他儿子的,儿子去世后一直空着,有七八年了,大门关不上,屋也漏着雨,里面长了狗尾巴草和牵牛藤,只有鸡啊猫啊进去。有人对王聋子说,把房子处理掉,王聋子说,房子不拆不卖,空在那里,还是他儿子的一个家。

????中国有许多作家都是从农村来的,到了城里,用乡下提供的文学元素才得以成就。像这位乡下王聋子,他的阅历比那些进城的作家不知丰富多少,他没去写作,一肚子的东西,封闭在乡下小神庙的栅栏里。

????乡下的太阳落得比城里快,一下子天色暗了下来,仿佛天上掉下一块碳。二婶把鸡鸭猪安置好,回屋开了灯,抱着虎宝上床睡了。

????留在门外的是一群飞来飞去的蝙蝠,本来一个柔和安静的夜,半夜里谁家的孩子,哭闹不歇,弄得心神不安。孩子哭累了还在梦呓:“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呀。”老人在哄着:“哦哦哦,妈妈回来了。”过了几天,村口墙上见到一张“天皇皇,地皇皇,我家有个夜哭郎,过路君子看一遍,一觉睡到大天亮”的红纸条。本来,这是司空见惯的乡俚俗风,不过,它在这种隔代抚养的乡下,就有另一番滋味。如果,不跟奶奶外婆睡,而是睡在妈妈的怀里,孩子会不会如此哭闹不宁。

????说这些乡下琐事,如果不说庄稼菜蔬,那就离题远了。要说扈家庄,它今天已不是过去那种农业时代,他们也不是过去种田人的那种模样。这些留守老人,除了亩把口粮田,便是几分自留地。种自留地,这最让城里退离休老人羡慕。种一半韭菜大蒜,一半青菜萝卜,在家前屋后种上丝瓜扁豆,不费太多劳力。也有踏三轮车的行贩来村里转悠,卖豆腐百叶,活鱼猪肉,偶尔买些,桌上的荤素也就齐全了。

?????村里人家都养鸡,扈二婶家每年也养十几只鸡,倒不全是自己吃,而是将老母鸡草鸡蛋往城里送。儿子孙子不稀罕乡下别的什么,城里样样都有,唯独乡下无公害的鸡和蛋他们喜欢:鸡肉鸡蛋里,似乎还能吃出乡下野菊花的香味。乡下老人们也觉得心连着心,就是这窝鸡在儿女之间、城乡之间筑起一条浓浓的亲情通道。

????城里人一看穷富很清楚,乡下不这样:不管儿女在外面混得怎样,做了官、发了财、买了房子买了车,也不管在城里做零工、住工棚,这些老人不卑微,不势利,自信有节,称兄道弟,老姊老妹。他们的衣着也差不多,就是和村里那个吃低保的光棍老头站在一起,也分不出高贵低贱。

????我羡慕这种平常普通的老人,也羡慕“开窗听鸟声,入眠月入

怀”的生活环境,难怪乡下老人不愿进城,就是在城住久的也向往这

块净土。但是,一个不是住在这里的人,他就不认识这个村,识不透

这些老人,他们另有自己的一份心思。

????二婶拔菜回来,又剪了一束野菊,还是插在那个瓶子里,十分亲

昵的样子,喊道:“老头子,你过来闻闻,这野菊花,霜一打,怎么

更香了呢?”老头子在忙他的活,没理睬她,鼻子里也闻到一屋子花

的清香。

????天气转凉了,晚饭吃得比夏天早,吃晚饭时,二婶一边夹菜给老

头子,一边对他说:“你明天去银行看看,把存款快点寄过去,叫他

们划算一下,总不能老在城里租房住。”二婶正在收碗筷、抹桌子、洗锅子,王聋子推开门,站在门口还是那几句话。

????一夜无话,次日一大早,王聋子开了门,看见二婶屋子里有许多人,有人在哭。王聋子一惊,走近一看,见门板上直挺挺躺着二婶。王聋子怎么也弄不清楚,该死的没有死,不该死的怎么死了。

????二婶的儿子和媳妇奔丧回来,儿子拿到父亲给他的银行存折,哭得晕了过去。按乡下的风俗,儿子媳妇一身重孝,腰束草绳,在灵前跪三天,尽孝。

????火化那天,一大早,村里老幼妇孺,三三两两,在村口望着灵车,缓缓而去。死了人按例在路口纵火,二婶穿过的衣服一件一件都在这里焚化。几天前穿的卡其衣服,黑围裙,花袖套也都成了灰烬,一片一片在空中飞舞。村里人说,这些衣服烧掉,死者可以带到阴间去穿。

????如果把这当做一台戏,这里没有什么情节,没有布置和设计,只是几个乡下老人,鸡犬花草,星光月色。偏偏天地不公,将这样一位善良的妇人暴病而卒,一个悲剧便永无尽期。

????从村后的墓地回来,屋里少了一个人,多了二婶的放大照片,二婶姿容宛在,笑眯眯的。老头子拿起那束野菊花,一个生命最后诀别的一剪野菊,默默放到二婶灵前,低头去闻一下,一个熟悉的声音冒了出来:“老头子,你过来闻闻,这野菊花,霜一打,怎么更香了呢?”

丧事办完,儿子要回城去了,临行时,实在放心不下,说:“你一人在家要多保重,虎宝我今天带走。”老头子说:“你干你们的去,该做什么做什么,虎宝还是留在乡下,不累赘你们,老子带!”

??

????????

?局长和朋友?



? ? ? ? ?一


刘曾经是一位区委书记,再前面是市里的工商局长,现在是市劳动局局长兼劳动局党组书记。

从区委书记调任劳动局长那天,正好是星期一。按照惯例,刘可以再等两天,由市委分管组织人事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领着,哇啦哇啦地到新单位与班子见个面,然后一起吃顿饭沟通沟通感情再上班,但刘总觉得没那个必要。再说像劳动局这样和城里下岗失业人员紧密联系的部门,事情绝对是耽搁不起的。再说前任已经离开一个多月了,那位老兄又是受贿,又是生活作风腐化,都快60岁的人了,还这么晚节不保,整个一个劳动局给他糟蹋了……新岗位,新工作,一定有很多事在等着他这位新局长料理呢!

刘这么想着,当天早晨七点一过,就夹起那只褪了色且皮壳裂了的旧公文包,心急火燎地往劳动局跑。

“喂,冲什么?给我停下!”

正当刘埋头往劳动局大门里跨时,冷不丁身后传来一声吼。他头也没抬,依旧往楼里走。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一个堂堂劳动局长,今天竟然会被劳动局门卫一把领子一揪,一个趔趄,差点摔在楼前台阶上。

对面前这位面容憔悴、衣着简朴,头发软而且有些凌乱的人,门卫显然看不惯,更看不惯来者的这种对政府机关门卫大不敬的做派,也许是过于恼火,门卫涨红着猪肚一般的脸,一只手揪着刘的领子,一只手在擦嘴边的早饭沫子,“你要上访也不看看时间,这是政府机关,公务员上班朝九晚五,你来这么早,是嫌我这把门的闲得无聊不是?……”

门卫的话像碎石子,一把一把,夹着碎饭粒的唾沫星子直砸过来,根本容不得刘插话。好容易等门卫吼累了的空当,刘才轻声地喊了声师傅,为自己刚才走得急没打招呼表示歉意。然后,又解释说,自己今天是第一天来劳动局上班,是新任的局长。

没想到,不说局长,刚才的一句道歉也就把事情平息了;这局长一说,门卫的嗓门又大了:“嘿嘿,大白天你说梦话了不是?局长?就你这两脚撑的11路车来的货,还有这破包旧衣服也是劳动局局长?别蒙人了,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今天第一天到劳动局呢?好了,我看你八成是受了什么挫折,脑筋坏了,这年头反正受挫折的人多了,你现在要么回去,要么在外面等到九点以后再来上访,今后不要再冒充干部了;否则,有困难找警察,当心我打110送你去收容站!”

一声吼,让刘的眼睛顿时不知往哪儿搁。好在他见过世面,而且对机关门卫的衙门作态早就领教过了。稍稍理了理蓬乱的头发和被门卫揪皱的衣领,刘索性把朝前跨的脚退回来,然后走进传达室,笑着从包里掏出一包“玉溪”,拔出一根躬身递给门卫;然后,又拔出一根放到自己嘴里,摸出打火机点上慢慢地吸了一口。当他透过烟雾看门卫时,门卫此刻正皱着眉头。刘一下意识到了什么,就立即歉意地凑上去给门卫点上,可门卫不屑的目光把刘挡了回来。只见他漫不经心地把那支“玉溪”放到办公桌上一排码得整整齐齐的散烟后面,然后从排头抽出一支“中华”自顾点上。刘见此,知道来软的不行,索性就耐下性子,边自我介绍,边从自己那支破包里,找出市委干部任免的红头文件和市人大常委会颁发的任命书,一并递给门卫查验。一见这些,本来坐着的门卫仿佛触电一般,从藤椅里弹出陷得很深的身子,又是道歉,又是倒水,又是找局长办公室的钥匙……

经过早晨在门卫近一个小时的纠缠,刘终于坐到了自己的局长室,开始新的工作,没几分钟,早晨的那一幕,就被他忙得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但他劳动局的上班逸事,却很快苍蝇一般飞遍了全城。于是,朋友来电话,一番善意的揶揄之后,是劝刘,官已至此,也该注意些官场上的潜规则了。但,凡是那种坦诚相见的真朋友,几乎都劝不动刘。话说回来,如果劝得动,他们也成不了真正朋友。刘满嘴都是理由,而说的最多的,就是有些人现在还很穷,特别是那些下了岗,又生了重病的家庭。

刚当劳动局长那阵,刘几乎天天都要到基层去调查,市区所有居委会他跑了个遍,却从未在下面吃过一顿饭。局长当然不是铁打的胃,街头巷尾的面摊上,在那些衣服肮脏的三轮车工旁边随便一坐,花三块硬币便扒拉几口阳春面,就算是一个局长的中饭了。

每天,当大小饭店觥筹交错之际,刘还在自己的办公室整理白天的调查笔记。当人们在包厢里哼着可以签单的不成曲调且满是酒气的歌时,他才夹着那只褪了皮,拉链又因为包里材料太多而总是拉不严的公文包,蓬松着憔悴的头发,孤零零地走在回家的路上……

其实,刘很爱惜自己的身体。因为这,他特别爱吃胡萝卜,他每年吃掉的胡萝卜要80多斤。办公室主任一再劝他,说还是红富士营养好。可刘说,胡萝卜的维生素更多。其实,刘那是为了省钱,他算过帐,一斤红富士的钱可以买五斤胡萝卜,不省白不省。刘爱惜自己的身体,就像爱惜单位里的电和水一样。从担任工商局长到现在,多少年了,他始终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最后一个离开单位。原因是要检查一下过道上的灯是否都已经关了,厕所里的水箱是否已合上阀;否则,半夜里那水箱“哗啦哗啦”的冲刷声,一下下,就仿佛冲在一公里外他的卧室里。

刘的钱去哪里了?他自己说是抽烟了。他的烟瘾大,每天两包“玉溪”雷打不动。以前吃的人多,要20多元一包,现在别人改吃“中华”了,他也因此得福,20元一包的“玉溪”现在只要5元多,一包可以吃现在的4包了。

其实吃烟再多也吃不了多少钱,那刘的钱究竟去哪里了?

送人了!不是送给上级,也不是自己的亲戚;而是刘素不相识的监狱里的朋友和那些穷人,这些都是社会最最底层的人。

刘对穷人最敏感,只要听说哪个人在监狱里无亲无眷,刘就主动想办法去认他作朋友,不仅定期寄钱寄信去慰问,逢年过节还抽空去,带着钱和衣服,认真得俨然是自己的亲人。一年又一年,一个又一个。浪子回头金不换。在刘的关心下,先后有5人提前释放回到社会,又是刘东奔走为他们找工作,让他们改头换面做新人。做区委书记时,每年大年初一,刘都是先带着礼物给孤老和老劳模拜完年后再去父母家。知道刘,并了解刘个性的人都说:这样的好官天下少有,日后一定能步步高升。刘说,再大的官也要为百姓,这是脱不了的责任!

当和刘同样级别的人纷纷调到别处官升一级时,刘也另有任用到了市劳动局,先是书记,后又做局长。虚虚实实,两年中依然是背心变胸罩——平级调动。有人为他唏嘘不平,说老天不公,刘却自我得意,说这就是领导知人善任,人尽其才!

?

? ??二


刘的朋友不多,偶尔市政府召开组成人员会议,他座位旁边如果不是因为太挤,那肯定是空着;要么就是那些在单位里替自己的头来代开会的小年轻(每次开会,无论有多重要,会场里总能看到陌生的代开会者),因为同样官级的人常常不适应他的做法。谁都知道两个不投机的人坐在一起,没话找话的尴尬,会比不讲话更让人难受。

不过,也不是官场上所有同僚都看不惯他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这个社会,当市场经济让人们把最珍贵的友谊和最艰难的交易,都放在饭店豪华包厢里,以酒量论感情,以酒瓶论水平时,刘也隔三差五的约上三二知已,几盘下口的家常菜,两杯用话梅和嫩姜温热的加饭酒。心中有块垒,该出口时就出口。官场上的人,大多对什么都有许多感慨。更何况酒逢知己千杯少!

刘的几个数得清的朋友,一个是女同胞,原先在市经贸委做副主任的关,现在做妇联主席;一个原先在市总工会做主席,后来到市体育局做局长的张,三转五转,最后又回到市总工会做主席。

刘、关、张,两男一女,三个人虽然性别不一,却也算是人缘相通,禀性相近!妇联关主席在经贸委就因乐善好施闹过笑话:一次,她从电视新闻里看到一条消息:市第一人民医院里一个来自苏北的女中学生,因患白血病正缺钱用,这一晚上,她是翻来覆去睡不着,仿佛躺在病床上的就是自己的女儿。她开始为钱发愁了,要是一个礼拜前,她倒用不着愁。可现在不行,家里积蓄差不多都花在出国读书的女儿身上了。后来,她还是从电视新闻里受到启发,说只要买房子就可以提前支取住房公积金。于是,第二天就到市房产管里处以要买房的名义申请提前支取,结果因手续不全被打了回票。这下不要紧,城市里,有些人永远热衷于传播干部的长长短短。于是,她人没到单位,有关添油加醋、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几乎就到了经贸委。本来低调的她,听了只得向一把手澄清事实以正视听。结果,她买衣服同一种款色不同颜色的往往一买两套,而且往往价格不过两百的消息也不胫而走。还有她经常自己掏钱去慰问那些下岗女工和贫困女学生的事,也很快被大家知道了。现在,她终于名正言顺地做了妇联主席,而碰到知心人,她说的最多的还是愿意去做信访局长。因为自己办公室窗下就是信访局接待室门口,每次看到有人在外面等得焦急样子,她都要上前去打招呼,问情况。也有好心人劝她好自为之,千万别蝗虫吃过界——摆错了位置。可她说,这些自己都清楚,就是一见到上访者期盼的眼神,她就顾不了那么多了……

另一位朋友张,在体育局长任上还不忘扶贫。为了让山区的孩子有书念,他一趟趟访贫问苦到农家。一次,见一个黄毛丫头小小年纪,因为上不了学在家里成了大劳力,他一下狠心认她成干女儿,并带到自己局里的击剑队当运动员。黄毛丫头小小年纪就知恩图报,很快成了队里主力队员。第十届全国运动会上,不负众望一路杀入决赛,已是市总工会主席的张,高兴得亲自带着妻子到南京为这山区的干女儿摇旗呐喊,干女儿这下是占尽人气,奋勇一搏居然一举夺冠,由此,获得了由继父签字并呈报市政府批准授予的市劳动模范奖章……

过去做过的这些事,同僚或理解或不解或冷嘲热讽的眼光,今后的打算……三杯两盏淡酒,五次三番互勉,就这样夹叙夹议中,三人相互交流着彼此所爱。热腾腾的酒,终究敌不过投机的话,常常是一炊子酒热了又冷,冷了又热……

这样三番五次的聚会,虽然是以月而不是像别人那样频繁得以日作单位,但苦恼的人,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安慰。往往,彼此间握一下手,问一声好,难得的有暇坐下来,三杯两盏淡酒,就已经够奢侈的了。而更多时候,一杯清茶足已!人生当然没有不散宴席,好在每次小聚之后,他们总在茶香氤氲中,道一声珍重,就走回自己的家!

——朋友,就是一杯清茶之后,仍然从茶盅里袅袅蒸腾的缕缕热气;朋友,是多少年之后,虽然音信杳无,却在某天闹市区相遇时,不顾左右目光而喜出望外的一声发自内心的大声招呼!

朋友,更是身居要职却不忘记下属,甚至,心间常与素不相识的百姓保持着的,那种不带丝毫功利的真诚牵挂!

而归根到底,朋友只是一种平等的心灵与心灵的相互感应……

?


作者简介:笔者系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,成都武侯作协会员,曾获“非常梦想”四川省第二届农民工原创文艺作品大赛文学类一等奖。

?



? ? ? ? ? ? ?

欢迎关注 ?欢迎赐稿!

投稿邮箱:781884064@qq.com

主编:晏良华



[来稿须知]

? ? ? ?1、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杂文、小品等要求是原创作品,作者可自配各

类艺术美图。

2、来稿请使用WORD文档编辑纯文本格式,并附上作者简介(100字内为宜)及近照一张,以添加附件方式发送至邮箱781884064@qq.com

3、来稿均视为授权发布,文责自负,本平台有删除敏感文字的权力。

4、本平台已开通赞赏功能,稿酬由读者定,没有赞赏就没有稿酬,敬请周知。为联系方便,可加编辑QQ号781884064联系。

5、为联系方便,可加编辑QQ号781884064联系,也可扫描

? ? ? ? ? ? ?联系编辑。 ? ? ??

? ? ?



举报 | 1楼 回复